电话:(8620)62938088

底部还未到来

2014-06-11

       刚刚过去的假期对于投资者来说有好多好消息,中国和美国两个经济大国的生产制造业价格指数同时飘红,20145,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50.8%,比上月上升0.4个百分点,已连续3个月回升,同时,美国五月PMI指数也好于预期,金融市场迅速对此作出了足够的反应。美股和国际有色金属价格纷纷上涨。尽管在节后中国金融市场表现正好相反。

 在过去的一个季度里,由于中国经济出现了趋势性的下滑态势,引起了高层对于保持经济底线的忧虑,中国政府力争在现有的货币政策框架内保持经济增速在7.5%的目标,显然这个目标对于目前的局面来说是相当困难的,但是即使是维持7%的增速,许多人也并不抱乐观的态度。政府不得不通过一种人们并不容易察觉的方式来增加工业生产的活跃度,例如给某一类型的银行增加货币供应,这样做的目的在于既避免经济出现人们所说的硬着陆,同时保持对于泡沫行业如房地产行业的高度警惕,避免再次的宽松的政策为人所诟病。


但是人们将二季度生产指数的回升归结为货币政策微调的结论显然是错误的,尽管政府对于增加货币供应的容忍度在升高,但是微观经济领域对于经济的景气程度与数据所反应的情况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们经过各种数据的比对研究发现,二季度PMI所反应的生产活跃大多与季节性的库存周期密切相关,这种季节性的复苏是趋势性运动中的非主流运动,可以说是极其不靠谱的。

周期性高库存是今年笼罩在生产领域中的最大不确定性,二季度的复苏迹象多半与生产流通性的库存变化有关。在不景气周期中所出现的这种库存周期变化大体是这样的,由于贸易商对于未来销售的预期极其悲观,所以在整个环节中基本上处于不备货的状态,但是二季度往往是经济生活中大多数生产资料需求比较旺盛的季节,由于贸易商对于突如其来的需求比较没有心理准备,所以一种正常的需求被迅速放大为一种额外的需求,导致货源紧张,价格突然高企,库存下降,这是二季度PMI指数突然摆脱下降而上升的主要原因。

  但是,现货的突然紧张并不是以去产能化为前提的,相反,产能仍然巨大,许多行业的产能释放仍未达到最高水平。年初那些被压抑的产能受到价格上涨的鼓舞开始释放,化工厂停止了设备检修,冶炼厂将一些未能产能提前投放,清醒的企业家知道,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要想以目前同样令人高兴的价格水平卖出产品越来越不太可能,现在是锁定利润的最好时期。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化工类产品、铜等重要的上游原材料均出现价格上涨,与这种库存期变化密切相关。


 

不过自从2009年以后,大宗商品的库存周期变化隐含更多的金融市场意义,贸易融资对于库存周期的变化起到了非常重要作用,而在本周,青岛港封港查骗贷的传闻在大宗商品市场激起千层浪,虽然目前查处的是铁矿石抵押融资,但是,铜市受到严重惊吓,因为铜融资是目前市场最大的担忧,许多贸易融资的信贷流向了房地产市场,这让上层非常担心,也显示出这个市场的巨大风险。

 不过,PMI指数的上行可能会不利于货币政策更大程度的宽松,至少会拖延央行全面降准的决策,在大的政策框架之下,央行抱着一种的是能不降就不降的心态。

 这种情况表明,人们正在谈论的常态性底部实际上并没有出现,这种底部的出现的表现形势一定不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各种乐观情绪的竟相表达,相反,当政府以快刀斩乱麻的形式焦虑地向市场祭出一连串的货币政策之时,可能才是我们所期望的常态性底部。


 

中国未来利率水平下降将是不可避免的,过往的高利率大多缘于金融市场的错配,而房地产市场的高回报是高利率市场的实体依据,现在,没有一个行业可以提供这样的资金回报,一些城市的地产已经崩盘。

 公众一定会认为增加货币供应至少会周期性地改变宏观现状,这样的公众期盼会促使央行在不久的将来放宽货币供应,并且降低资金成本,前面一点实际上已经在部份实施。但是,一个可能意想不到的结局是,货币政策的松动可能并不能改变目前的趋势,自从2009年以来,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早已断裂,泡沫冒着高压的央行政策狂奔,当这样的泡沫在一朝破灭的时候,货币政策还有什么作用?

 但是,利率水平实质下降可能成为常态性底部出现的标志,它证明人们所担心的那些利空已经悉数到来,包括房地产价格的下跌、信用风险的集中释放等等,在这个常态性的底部,中国经济可能花费较长时间实现涅磐重生。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