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8620)62938088

融资贸易的危险前景

2014-04-11

        高盛的一项研究表明,近两年经过大宗商品贸易融资进入中国的资金多达1600亿美元,从这里我们所可以领悟到的是,以大宗商品作为抵押品的融资贸易对于中国货币供应的增加负有责任。

  在我们传统的思维中,铜、铁矿石、大豆和天然橡胶是贸易融资的主要标的物,但是一周前世界黄金协会的一份报告颠覆了这一看法,该份报告直指过去几年中,至少有1000吨流入中国的黄金被当成了融资工具,而不是投资者的真实实物需求。

  一般来说,当人民币处于上升通道中,贸易融资会变得较为活跃,流入中国的资本会显著增加,但是,过去的两个月中,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戏剧性的改变,虽然许多人对于人民币继续升值的前景已经看得很淡,但是这两个月本币贬值的速率还是大大超过了人们可以理解的范围。

  本币贬值将使得贸易融资的收益前景变得暗淡,而与此同时,中国利率水平的迅速下降使得资金的机会成本增加,而更大的危险在于,没有任何一个案例表明,没有实物需求的抵押品的价值会因为贸易本身而得到维系,相反,银行体系自身因为抵押物本身价值的毁损而收缩信贷的先例在钢材贸易的历史上已经得到体现,在前两年钢材价值体系崩盘后,银行冷酷地将大多数钢材贸易商踢出了信用体系,这些商贩被迫出局,还有一些为逃脱债务而隐身匿迹。


显而易见的现实是,整个大宗商品处于一个全面产能过剩的超级大周期中,在许多领域,过剩不可能是一个短暂的现象,在2008年之前,过量投资的迹象就已经显现出来,金融危机之后,全球货币极度宽松政策再度放任了不顾成本的投资行为,现在,从有色金属到农产品领域,现实需求都没能赶上产能扩张的步伐,从某种程度上讲,供需面上的糟糕情况足以酿成一场全球范围的大萧条,只不过,现代的金融工具和不断完善的央行监管行为暂时阻止了类似上世纪30年代情况的发生。

  但是,仍有一些情形与当年十分相仿,从美国和巴西发往中国的大豆在途中被告之违约或是转卖,高蛋白的饲料是中国紧缺的物资,但是满载豆粕开往东南亚的货船已从张家港出发,以缓解中国产量过剩的危险。这样的情形与有色金属非常类似,过去,中国每年需要300多万吨精铜来满足迅猛发展的电力、建筑和家电用铜的需要,但是从去年以来,中国几大冶炼厂不断扩大铜的出口,因为国内需求已无法消化迅速膨胀的产能扩张。

  很多人寄希望于政府出台一些刺激政策来缓解产能的供需矛盾,这个事情的原理就是以更多的过剩产能来覆盖目前的矛盾,就像2009年那样,但是,总理李克强已经明确地告诉全世界,这一届的政府不会采用这样的方法,相反,改革和结构调整的方法才是中国目前最需要的。


但是,一些人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甚至不惜曲解政府的一些本分之内的积极信号,比如他们会把国务院会议所说的降低农商行存准率以支持农业说成一次意义重大的货币宽松行为,当然这是不起作用的,如果真的要降准,何必单独给农商行一个政策?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降低准备金率的决定是央行发布的,不可能是国务院会议。

  新一届政府正在重塑中国可持续的发展模型,这必然牵涉到要塑造一个新的金融体系。公平和市场化是改革者的共同期待,而收缩杠杆则是必由之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政府在如下几个方面同时向市场表明了决心:

  第一,停止向公司债务和信托产品提供隐含担保,充分体现金融市场走向市场体制的决心。今年以来,政府已经允许超日公司等多家公司的债务出现违约,还有某些信托产品已经违约或者在违约的边缘,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从未表达过要进行救赎的意愿。

第二,切断大银行的多余资本来源,废除央企的融资特权。政府通过收紧货币闸门控制几家大银行的资本总量,同时允许互联网金融的存在来推动利率市场化。

  第三,停止向房地产企业输血,以货币的方法阻止房地产泡沫继续扩大。

  第四,主动让人民币贬值,打破热钱的预期,使热钱开始退出。这一举措已经见到实际效果,3月份FDI同比下降了1.47,是14个月来首次负增长。

  金融市场化道路将极大地改善整个中国的国家前景,但是不可避免地将带来巨大的短期阵痛,只有真正有担当的领导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金融市场化的道路第一个后果将是以房地产为代表的资产价格泡沫的破灭,让房地产价格回到合理的水平,反映最基本的供求关系,这是收缩杠杆的基本目标,并不代表经济的崩盘。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时的房地产相比,中国家庭的购买者的杠杆比率并不算高,也没有资产证券化带来的乘数效应。但问题是,中国房地产占家庭财产的比例远远高于当时美国次贷危机时的水平,大约在三分之二以上,而当时美国的比例只有二分之一。也就是说,如果房价泡沫破灭,中国家庭的财产总额将会大大缩水,这可能会影响到总体的消费水平,给经济的长期前景带来影响。

  而房地产价格泡沫破灭是必然趋势,在一些三四线城市则已经变成了现实。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大宗商品价格将会雪上加霜,最困难的时期没有过去,贸易融资者的悲惨局面还没有到来。

博聚网